体坛周报:阿兰肘击刘奕鸣的恶劣行为将被足协禁赛8场

在中超第五轮联赛开打之前,球迷们最关注的话题当属足协对于恒大外援阿兰的处罚。在上一轮广州恒大客场挑战天津权健的联赛中,比赛进行到第51分钟时,在恒大的一次反击过程中,权健中卫刘奕鸣对阿兰犯规,然而裁判并没有吹罚,所以阿兰一气之下用右肘打到了刘奕鸣后背,刘奕鸣立即抱头倒地,主裁判直接出示红牌将阿兰罚下。

足协新赛季“杀威棒”砸向恒大外援

赛后,阿兰也对自己在场上的冲动行为感到羞耻,第一时间在微博上道歉:在这里向所有球迷朋友,恒大队的兄弟们、教练组以及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尤其向权健队的刘奕鸣说声对不起!而恒大俱乐部也连夜开会决定,对阿兰做出重罚10万元和通报批评的决定。不过恒大俱乐部的“先声夺人”并没能让阿兰免除足协的处罚。

阿兰停赛8场 算不算从轻发落?

众所周知,近几个赛季中国足协已经加大力度整治赛风赛纪问题,上个赛季,上海申花球员秦升对维特塞尔的那一脚,付出了被停赛半年的惨重代价。奥斯卡故意将皮球踢在对手身上,被停赛8场。张稀哲扇了重庆力帆球员陈雷一巴掌,最终被足协停赛12场。如今,阿兰顶风作案,无论如何,他都免不了足协的处罚。

昨晚,中国足协开出了新赛季开赛以来最重的一张罚单:广州恒大外援阿兰因肘击对方球员被停赛8场、罚款5.6万元。中国足协在本赛季中超联赛开幕前,曾通过修订纪律准则、明确违规违纪停赛执行细则等举措来表明严厉打击赛场内外违纪行为的决心。阿兰成为第一个“出头鸟”,被足协“杀威棒”打个正着。但与去年对秦升和张稀哲的处罚相比,阿兰停赛8场并不算重,这也在媒体和球迷间引起了争议。

日前,据《体坛周报》和名记肖良志透露,对于阿兰的暴力行为,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经过周三的讨论研究后,对阿兰的处罚方案已经形成。由于阿兰的暴力行为情节恶劣程度小于张稀哲,而且此前阿兰参加足协听证会时的认错态度良好,所以阿兰的处罚场次将会是8场。这也意味着阿兰有机会赶得上对阵上海上港的联赛,这对于恒大来说,确实是一个坏消息中的好消息。

直到昨晚8点左右,中国足协才通过官网公布了对阿兰违纪的处罚结果,而此时距离阿兰肘击权健球员刘奕鸣已过去十余天。阿兰罚单“难产”的背后实际上是中国足协在处理其违纪行为时的格外谨慎。之所以谨慎还是因为事件本身性质的严重以及公众对中国足协公正断案的期待。

声明:本文由入驻作者编辑撰写,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

一年前的3月24日,中国足协曾公布了申花球员秦升踩踏权健外援维特赛尔的罚单,秦升被停赛半年。而后,上港外援奥斯卡因“闷人”被停赛8场;中赫国安球员张稀哲因掌击力帆球员陈雷面部被停赛12场,一系列处罚先例在公众心中形成了某种印象,让人很容易将这些案例和对阿兰的处罚联系起来做对比。对阿兰的处罚会不会和对秦升、张稀哲的处罚尺度统一?类似的疑问在罚单出台前此起彼伏。

罚单显示,阿兰被停赛8场、罚款5.6万元的依据是新版《中国足协纪律准则》第54条和第49条。前一条指出,“用暴力行为攻击对手至少停赛4场、罚款2.8万元”,这一条将阿兰的行为定性为“暴力”。后一条则是有关“从重处罚”的情形界定,阿兰肘击前受到刘奕鸣的抢截,他肘击对方的时候已经失去对球的控制,被从重处罚无可辩驳。

但合规是不是合情合理?这才是这张罚单出台后引发争议的关键所在。有球迷以张稀哲掌击陈雷事件为例,认为阿兰违纪的性质、程度至少不应低于张稀哲。还有人提出疑问,“奥斯卡闷人和阿兰肘击对手,停赛场次一样,难道说明两者的违纪性质和程度等同?”由于在罚单出台前,恒大俱乐部已经对其进行了内部处罚,阿兰也曾公开道歉,因此外界难免质疑是不是恒大通过“危机公关”的方式争取到阿兰被从轻发落?

知情人士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解读称,阿兰的违纪与去年几起重大违纪处罚案例的背景不同,处理的规则条件也不同。比如,秦升的动作在足坛内外、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体育总局也曾专门表态对该行为进行谴责,其受到的“非常规”追罚有相关部门对足球赛场违纪行为“杀一儆百”的意味。值得注意的还有中国足协在今年修订的《中国足协纪律准则》中对“从重处罚”有了更为细致的界定,特别是对“死球状态下”“侵犯部位为头部、面部、裆部”违纪行为明确提出“从重”处罚要求。依据罚则,实施暴力行为者被从重处罚的最低处罚力度为“停赛6场、罚款4.2万元”。按照这一规定,阿兰的处罚已经属于“重上加重”,不存在从轻发落的问题。

关于阿兰处罚轻重的争议也反映出,中国足协在制度建设方面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而无论处罚是轻是重,停赛8场对一名球员来说都代价惨重,而蒙受损失的还有球员所在的俱乐部和喜爱他们的球迷。如果没有失去理智的暴力行为出现,那么围绕处罚本身的争议也就不复存在。对足球从业者而言,需要深刻反思的是,为什么在足协一再加大违纪严打力度的情况下,仍有人“顶风作案”?

文/本报记者 肖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